English


贾跃亭、朱啸虎...2017,那些“风暴眼”里的创投者

2017-12-26 09:33 来源:中国青年报 
2017-12-26 09:33:09来源:中国青年报作者:责任编辑:刘超

  贾跃亭 资料图。中新社发 陆欣 摄

  2017,那些“风暴眼”里的创投者

  创投圈里从来不缺话题。

  每一次话题的产生,都会掀起一阵舆论风暴。

  风暴来了、走了,那些被卷进风暴中的人和背后的故事,却值得创投者们深思。

  “造梦者”贾跃亭

  2017年,贾跃亭一直站在风暴眼里。这位当年穿着黑T恤牛仔裤、站在台上展开双臂、呼唤大家一起为“梦想窒息”的乐视系创始人,遭遇滑铁卢。

  从2016年11月,乐视陷入资金链危机,随后,有关乐视和贾跃亭的新闻就不绝于耳。一年多来,媒体每一次“出手”,都记录了这家千亿市值的互联网公司是如何走下“神坛”的。

  有人对贾跃亭报以同情,认为创业的过程中谁都不会一帆风顺。但更多人看到的现实是,贾跃亭让乐视陷入了一场“挤兑”风暴中,从股价下跌、员工讨薪到供应商讨债,乐视曾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  创业本是“九死一生”,相比一家企业的沉浮,外界更关注的是,一个有担当的企业家在这个时候的态度——是仓皇“出逃”,还是直面现实。

  可媒体的镜头一直没有拍到贾跃亭回国。

  “贾跃亭下周回国”甚至被称为是2017年里最大的“悬案”,贾跃亭被法院列入“老赖”名单,他慢慢成了许多人眼里的“骗子”。

  2004年,贾跃亭创立乐视,2010年乐视网登上创业板,之后开始加速扩张。“乐视”二字后面出现的名词越来越多——乐视体育、乐视超级汽车、乐视手机、乐视金融……

  2015年,乐视网成为国内A股市场上备受关注的一只股票,乐视网全年营业收入130.17亿元,同比增长90.89%,这让贾跃亭和乐视迎来了属于他们的“高光时刻”。贾跃亭坚信,“99%的人不看好的事情,才有可能成就颠覆”。

  这句话不无道理,但它没有在贾跃亭身上得到印证。

  贾跃亭承认自己当初过于“决断”,比如在造车问题上的“冒进”,由此导致了如今的局面,但为时已晚。

  贾跃亭的“造车梦”给在创业浪潮里扑腾的人们上了一课。一家公司无论发展到什么阶段,都需要准确评估自己的财务能力,不要做超出资本承受范围的事。不是口号多大声、PPT多花哨、胆子多大,钱就能跟着你走。

  有人假设,如果乐视后期不在体育、汽车领域快速扩张,而是深耕细作视频领域,今天的乐视,会不会已成为赢家?

  近日,有消息称乐视汽车已融资成功,乐视汽车的员工收到了2016年绩效奖金,但这一切未得到企业的正面回应。贾跃亭能否抓住“造车梦”东山再起,这应该是乐视故事的最大悬念。

  “比特币玩家”李笑来

  李笑来是何许人也?

  他早期是新东方的一名英语老师,但“捧红”李笑来的不是新东方,而是比特币。

  2017年,ICO(首次代币发行)的兴盛、消亡和比特币价格的疯涨,让李笑来一度站上了风口浪尖。

  在比特币的世界里,李笑来一直是位饱受争议的人物。有人说,他是国内比特币里教父级别的人物。李笑来最初是从购买比特币“起家”的。

  2013年,李笑来创立了比特基金,专注于互联网、比特币相关领域的天使投资,又相继成为云币网的股东、ICOINFO平台的投资方、ICO项目PressOne项目发起人。

  他的言谈举止充满“感染力”,所说的观点渐渐被一些迷弟迷妹们奉为“金句”,他们把李笑来视为“币圈的精神领袖”。

  在虚拟货币的世界里,李笑来早已成为许多人投资的风向标。然而,也有人指责他是个“骗子”。

  ICO被叫停后,云币网停止交易,开始对投资者进行清退。李笑来因其曾站台的EOS代币价格成倍下跌,受到许多投资者谩骂,而PressOne这个项目,在发起之初,连一个像样的ICO项目白皮书都没有,很多人认为,李笑来就是靠着自己的名声在币圈里圈钱。

  人们追捧和谴责李笑来的背后,其实是对虚拟货币扰动“现实”的追捧和隐忧。

  传说中的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究竟是一个个体还是团队,甚至成了世界谜题。但这丝毫不妨碍全世界大量的资金涌进“币圈”。

  现实是,无论是比特币,还是以太币这些后来兴起的虚拟货币,目前在全世界,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比特币这类虚拟货币是法定的数字货币。

  这就说明,在法律的框架下,虚拟货币最多算一种可交易的虚拟资产。

  此外,影响虚拟货币价格波动的因素也没有人能说得清。比如说,中国叫停了ICO和虚拟货币交易之后,人们一度认为,比特币的好日子到头了。

  但现实是,“去中国化”的比特币价格仅在短时间内受到影响,随后一路高歌猛进,站上了2万美元的高点。

  行业里有人分析是美国期货交易所上线了比特币期货,释放了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。

  但偶尔也会见到,比特币价格在一周之内暴跌30%。

  最近几个月,“比特币分叉”的出现又让很多人看到新的“希望”,而李笑来等大佬也在为这种分叉币站台。

  关于比特币、李笑来和“币圈”的未来,仍是未知之谜。

  “现金贷风波”罗敏

  今年10月18日,一家名叫趣店的中资公司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。

  作为一个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,趣店的上市并没让该公司CEO罗敏赢得满堂彩。反倒是四天后的一篇文章《趣店罗敏回应一切》,让罗敏和其背后的现金贷行业掉进了舆论漩涡。

  文章中,罗敏在接受自媒体采访时表示,趣店从做校园贷改作现金贷,目前现金贷的利率没有突破36%的政策红线。同时,还声称,对于坏账,“一律不会催促还钱”“你不还钱,就算了,当作福利送你了”。

  罗敏的一番言论,引发社会对趣店和现金贷的讨伐。

  有行业人士计算过,趣店的现金贷业务、手机分期、电脑分期等产品年化利率表面上看没有超过36%,但加上一些手续费用,贷款者实际要支付的利率已高达42.6%。

  这并非趣店一家,现金贷行业里的“猫腻”一夜之间被媒体曝光。

  现金贷的模式仿效美国的短期小额贷款(payday-loan),一般指放贷周期不超过一个月,1000元美金以下的个人短期信用贷款。

  2015年进入中国之后,现金贷产品衍生出许多种类,利率和还款方式也各有差异,如何界定现金贷平台,行业人士也难以达成一致。

  而现金贷的资金来源更是纷繁复杂,有来自银行的,也有来自P2P平台的,还有一些做信贷的公司因为现金贷周期短、利率高、回报快把资金投进来。

  许多人把现金贷和“高利贷”“嗜血”画上了等号。

  现金贷的出现说明市场有一定的需求,但高额利率和不合规的催收,同时放大了借贷双方的风险。

  这些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。

  12月1日,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、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《关于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的通知》,从准入、业务开展和催债等方面,强调了“现金贷”机构及业务的合规性和合法性管理。

  有专家认为,现金贷的风险除了利率高,更重要的风险是,目前各现金贷平台的风控能力参差不齐,贷款人信息不能互相打通共享。

  而规范现金贷业务后,还是要考虑给合规的平台发放牌照,否则,大量的现金贷需求转入地下,危害更大,风险更加不可控制。

  趣店上市后,国内互金平台纷纷赴美上市,如和信贷、拍拍贷、乐信。

  某种程度上讲,这些公司可能是成功的,因为赴美上市将把企业带到更广阔的市场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之后就可以高枕无忧。

  美国时间12月12日,趣店因证券欺诈案被投资者诉至美国纽约南区法院。投资者指控趣店在今年10月18日至12月12日期间进行虚假陈述,未能向投资者披露两点重大成功事实。

  赴美上市的互金平台,不仅要遵守国内的法律法规,更要符合美国证券交易市场的交易规则,否则,等待他们的,可能是更严厉的处罚。

  “倒下的一抹蓝”李刚

  直到“小蓝单车”倒下的那刻,人们才不得不承认,共享单车真的驶入寒冬了。

  今年11月中旬,媒体报道小蓝单车资金链断裂,拖欠员工工资。

  从3Vbike到町町,再到酷骑、小蓝,近几个月来,共享单车倒下的很多,小蓝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一个。

  随即,小蓝单车CEO李刚发布了公开道歉信。

  这款被认为特别好骑的单车,曾试图要在一线城市里与摩拜、ofo小黄车掰掰手腕,但在强大的资本角力面前,终未笑到最后。

  李刚的公开信充满了“悲情”:“从做小蓝单车的第一天开始,我们始终如履薄冰,面对着强大资本加持的前两名玩家”“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抹蓝,值得回味。”

  可惜,创业的路上不缺少“眼泪”,也不相信“眼泪”。

  小蓝单车虽然倒下了,但人们并没有停止对李刚的指责。有人说他一开始就是抱着赚快钱的目的,也有人说他没对单车用户的押金问题做出正面回答。

  小蓝单车虽然用尽力气在一线城市快速扩张,想用数量取胜,但口袋里早已囊中羞涩,甚至欠下巨款。

  在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,有时候迟了半步,就可能输掉整场比赛。

  更何况,小蓝单车进入市场时,摩拜和ofo早已在北京、上海等地打下基础。

  “盲目扩张”“资金紧缺”,是许多共享单车快速兴起又快速消亡的主要原因。

  和李刚一样,许多人认为共享单车是块大蛋糕。但一个城市的人口基数有限,共享单车的市场需求也会饱和,不断地生产投放只会加剧城市的“负担”。最终,一些共享单车可能会化作一块块废铁。

  共享单车的倒闭并不令人意外,甚至很多人还在观望摩拜和ofo小黄车何时合并。

  再看整个共享经济的发展,种类虽多,却也没绕开“烧钱”的套路。

  如今,小蓝单车虽然倒下了,但共享单车的洗牌仍在继续,无论谁笑到最后,企业最需要做的是如何提供更完善的服务和管理,让单车变成城市中一抹靓丽的风景。

  “中年歧视者”朱啸虎

  有着“投资界网红”之称的金沙江投资创始合伙人朱啸虎,在年底又“火”了一把。这一次,不是因为和马化腾互怼,而是“中伤”了中年投资者。

  故事起源于一场饭局:出生60后,担任联友电讯董事长的王学宗带着自己的项目咨询朱啸虎的意见,可话没说几句,就被朱啸虎一句“我不投资60后、只投80后和90后”打断了。

  无论是从年龄还是经验,王学宗不比朱啸虎低到哪里去,也就无法忍受这种“傲慢”,王学宗把这件事情公布在了朋友圈里。

  一时间,朱啸虎被贴上了“中年歧视者”的标签,引发了一波关于创业年龄的争论。不少人觉得,朱啸虎显得有些目中无人,缺乏一名专业投资人应有的素养。

  无论细数过去,还是放眼当下,创业经商的路上,从来不缺成功中年人的身影,而如今在高新科技、生物医学等技术含金量更高的领域,中年海归创业者比比皆是。

  但也有人认为是王学宗太玻璃心,创业的路上就应该做好各种心理准备,王的心态不适合被投资。

  其实,孰是孰非并不重要,因为每个人看待问题的出发点本身就不同。

  朱啸虎此前投资的项目,滴滴、ofo等,都是年轻人创立的,因此朱啸虎偏爱年轻人无可厚非。而王学宗的云通讯项目,显然和基础通信领域相关,这本身就和朱啸虎所投的领域有出入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王学宗透露为了这顿饭,自己花了10万元。掏出一笔不小的数目,却没有换来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  在创业大潮中,创投服务平台层出不穷,如何发挥更有价值的作用,给创投者之间搭建更适合彼此的沟通平台,更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。

  而说到青年创业者,创业大军里从不缺少年轻人的身影,朱啸虎说看好年轻人的项目也并不意味着青年创业更容易成功。比如过去这一年,引人注目的二手交易平台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、创办神奇百货的王凯歆,这些虽然获得了资本的青睐,但也都从创业神坛上跌了下来。

  在创投圈里,经常能听到投资方习惯性地说自己投项目的关键因素是“人”,但怎么看人却需要时间的考量。显然,无论是对中年创业者还是青年创业者,投资人评判创业者的第一标准不应该是外在的年龄,更应该是这个人的综合素质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宁迪

[责任编辑:刘超]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